http://www.cialispillswww.com

但是对我来说都没有那么深的印象

U9原创征稿:post.uuu9.com

征稿游戏类别:Dota2、自走棋(含手游)、绝地求生、Apex英雄

对我来讲,最早开始接触的游戏,应该就是CS了。我记不清那时的岁数,可能刚刚才上了小学,03、04年吧。懵懵懂懂的我被家里人带进城走亲戚,然后他们就把我扔给了一个堂哥,于是我稀里糊涂的就被他带进了一个黑网吧。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一次网吧之旅,也成为了未成年时期的我跟同学吹嘘的一个资本:“我刚上小学就去过网吧了,当时我们玩的游戏你们听都没听过”。(现在感觉一语中的)对于这次网吧之行,怎么来的如何走的出去之后还干了什么的我统统都不记得了,脑海中只留下了模模糊糊的一群人坐在椅子上,各自都聚精会神地盯着一个像电视一样的屏幕,屏幕上就宛如真实的眼睛所看见的一样,两只手拿着枪在空旷的楼顶上跑来跑去,互相躲避射击。那个画面深深震撼了年幼的我,让我感觉那块屏幕那就宛如故事书里的阿拉丁神灯,潘多拉魔盒一般。以至于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时我还不由自主地回头又看了一眼那个黑网吧,从此,它的样子印在了我脑海中十余年,直到现在,即使那个地方早就已经沧海桑田变换了不知多少次,黑网吧的样子却扎根在我的记忆仍未消失。

  后来的游戏经历便是马里奥,冒险岛,塞尔达……红白机上的卡带游戏构成了我真正意义上的童年。记得小学空闲时间多,我有几个要好的小伙伴经常在一起玩,踢罐子,玩皮球,还有最新的各种玩具像是陀螺,赛车,溜溜球……然而某一天我照常去找他们玩,却发现所有人都不在家,一连几天都是如此。那是也没有电话,我每天都只能悻悻而归。最后在路上我终于找到一个人拉他去出去玩,他却告诉我:“啊,我想去XXX家打游戏。”我当时脑海里便浮现出了那个屏幕,还有那个屏幕里互相打枪的人。于是我带着对魔盒的敬畏跟他一起去了第一个买小霸王的同学的家。结果那个方盒子虽然和我记忆里不一样,玩的东西也没有那么玄幻,但它还是牢牢地锁住了精力充沛的我。后来,很多人,包括我都买了红白机来玩(小学时期越来越胖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对城里孩子来说,那是属于PC,属于CS,星际和魔兽的时代,对我们来说,它则属于FC,热血足球,双截龙和魂斗罗。

再后来,便到了08年,这是对我来说记忆十分深刻的一年。在这一年,北京举办了奥运会,我小学即将毕业,家里在城里买了房子,同时,我也真正开始接触到PC游戏,以及后来人们所常说的“电竞”。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有一样的经历:因为奥运会供电需求,我们村以及周围的几个村子(我只说我知道的)的6、7月份几乎一直处于停电状态。其实停电打不了游戏看不了电视还是小事,主要是天气热,在我的记忆力08年尤其。虽然在农村,树木植被比较多而且周围是一个大湖泊,所以经常会吹来一些清凉的冷风,可人们总不能一直待在外面。晚上热到根本睡不着的人几乎占满了村子外的河堤,直到十一二点也全都是乘凉的人。于是我妈这段时间便经常带我去城里,偶尔还会在我姨或者姑家那边住上一晚。也就是这段时间里,我在他们两家学会了如何去操作那一个“圆滚滚的老鼠”。他们两家的孩子都是男孩,也比我大很多,电脑上自然也会有很多的游戏。我真正意义上接触的第一款游戏,就是在我姨家电脑上的,暴雪《暗黑破坏神》。我不知道那是1还是2,只记得我刚刚点进去就被那阴森黑暗的美术风格吓了一跳,不过我也很快就沉浸在了控制我的角色拿着法杖去打人,打僵尸,还有猛犸象一样的怪物(现在玩暗黑三我也经常这样干)。我不会放技能,也不会对话看任务,但只是在地图上点着走来走去,拿棍子敲人就让年幼的我兴奋不已。这可是我第一次真正玩到这种游戏,跟FC不一样的游戏,对年幼的我来说就是接近真实的游戏。不过同时带来的也有一丝丝的恐惧的余悸——就像刚才说的,毕竟暗黑破坏神的那种风格,对小学刚刚毕业的我来说还有些“少儿不宜”。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